自贸区制度创新指数发布,

前海赶超上海居全国第一

 

        615,《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蓝皮书(2017-2018)》和“2017-2018年度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指数发布会举行。在本次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以下简称前海片区)赶超上海,位列全国第一。

 

        在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1+3+7”的开放格局下,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的主要使命之一。

        6月15日,《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蓝皮书(2017-2018)》和“2017-2018年度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指数”(以下分别简称为“蓝皮书”和“制度创新指数”)发布会举行。

        在本次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以下简称前海片区)赶超上海,位列全国第一。

        除了发布自贸试验区的研究结果、总结经验得失外,粤港澳大湾区与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关系成为发布会上的另一个关注点。

        中山大学副校长、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李善民表示,广东自贸试验区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发挥着主导或者说引导的作用。下一步希望探索的是,粤港澳大湾区内部能够有一个自由贸易港群,其作为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升级版,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

 

        前海片区:赶超上海居全国第一

        事实上,在此前的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前海片区与上海自贸试验区已是你追我赶。

        2017年5月17日发布的2016-2017年度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指数显示,在制度创新总指数排名中,前海片区紧随上海自贸试验区之后,排名位列第二,并且两者的指数得分仅有0.002的差异。

        而在最新的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前海片区首次超过上海自贸试验区。据制度创新指数显示,在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前海片区得分84.98,上海自贸试验区得分83.9。同时,前海片区排名第一的其他分类指标还包括:政府职能转变、法制环境。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教授林江解释,相对于上海自贸试验区,前海片区的区域范围较小,这让前海片区在创新方面没有太多包袱。另一方面,前海片区位于深圳,在创新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其他城市的前列,而且前海片区对接香港,彼此的合作密切。这令前海片区在措施实施、改革力度等方面,相对优于上海自贸试验区。

        “这不应过度解读”。在媒体问答环节,林江明确回应。通过制度创新指数可见,在金融管理与服务创新排名、投资便利化排名中,上海自贸试验区仍是全国第一。

        中山大学自贸研究院介绍,对制度创新成效的评估,更加注重创新措施的含金量与实施效果、可复制推广性,而非一味关注经济体量、社会知名度的大小。

 

        粤港澳大湾区:广东自贸区的引导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实施细则的发布时间临近,广东自贸试验区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关系该如何界定受到关注。

        李善民称,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是国家层面上的一个宏观发展战略,而广东自贸试验区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广东自贸试验区的三个片区,都布局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三个支撑点上。这三个自贸试验片区的范围再扩大并连接起来,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当中的一个很强的经济带。

        5月23日,国务院发布《进一步深化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提到,广东自贸试验区到2020年实现的建设目标中,要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示范区”。

        对此,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称,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定位就是要深化粤港澳之间的合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服务,在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区方面,肩负重要使命。

        李善民进一步表示,如果将广东自贸试验区的三个片区与港澳对接,广东自贸试验区在粤港澳大湾区当中,将会发挥主导或者说是引导的作用。另一方面,粤港澳大湾区要发展,需要依靠人流、物流和资金流等要素,而广东自贸试验区的三个片区,在这些方面能够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

 

        成都区域:领衔第三批自贸区

        考虑到11个自贸试验区的建设起点不同,进度不一,经济基础和特色试点任务各异。本次制度创新指数单独为第三批自贸区排名,以体现公平性。

        在第三批自贸试验区/片区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四川自贸试验区成都区域(包括成都天府新区片区、青白江铁路港片区)、湖北自贸试验区武汉片区、重庆自贸试验区进入前三甲。而在投资便利化排名、金融管理与服务创新排名中,成都区域均位居榜首。

        林江在介绍上述情况时提到,成都区域和重庆自贸试验区,在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过程当中,也进行了高效率的自主创新。

        而在本次发布会上,政府职能转变的排名被明确提及,武汉片区、襄阳片区、成都区域分列第三批自贸试验区排名的前三位。林江表示,武汉片区围绕着互联网+政务开展自主创新、襄阳片区的行政审批推出了八个一的改革创新,这些令课题组的印象非常深刻。

 

        制度创新:当前面临的三大困惑

        “两头热、中间冷”,“大门开、小门不开”,“鼓励改革、没有容错”,蓝皮书中总结到,这是当前自贸试验区在制度创新上所面临的三大困惑。

        虽然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水平逐年提升,但是自贸试验区对应的不足仍旧不少。以金融改革层面为例,东、中、西自贸试验区的金融发展水平差异较大,自贸试验区的金融创新缺乏联动机制,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还需要加强。

        林江提到,这很类似于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要求。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城市建设,应形成一个城市群的共同进步,而不是一个城市很优秀。那么在自贸试验区当中,一个自贸试验区的金融创新与其他自贸试验区之间没有关联,这对金融创新产生了阻碍。

        而在政府职能转变层面,权利下放的力度仍需加强,赋权仍不合理,改革创新趋同化问题突出,事中事后监管仍以机构建设为主,并未真正建立起基于社会信用体系的社会共治化监管。

        林江提到,此前其他自贸试验区的建设都模仿上海自贸试验区,如果大家都模仿一个样板,那么每个自贸试验区本身的特色就会淡化,但是制度创新本身就很强调特色。

        对此,中山大学自贸区研究院建议,先行先试全力破除制度障碍,推动金融市场国际化,大力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供给;充分放权,合理赋权,探索自由贸易港的标准集约化管理体制,围绕社会信用体系打造社会共治化的事中事后监管体制。


分享到: 

行业资讯-列表详情,中国平台经济网,

行业资讯-列表详情-中国平台经济网

行业资讯-列表详情,中国平台经济网